国家教材委员会、教育部7日印发《全国大中小学教材建设规划(2019-2022年)》(以下简称《规划》)及《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职业院校教材管理办法》《普通高等学校教材管理办法》《学校选用境外教材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四个教材管理办法”)。

作为国家首次出台的大中小学教材建设整体规划,《规划》针对教材建设整体规划不够、顶层设计不足等问题,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关于教材建设的重要论述贯穿始终,提出未来几年,将打造高素质专业化教材建设队伍,吸纳优秀专家参与教材建设;构建高水平专门化课程教材研究平台;整合优化支撑教材编写的配套资源,为教材编修提供基础性材料;实施教材使用全员周期培训;提高教材建设经费保障水平。与此同时,“四个教材管理办法”将重点解决各级各类教材谁来管、管什么、怎么管的问题。

大中小学各类教材差异性大,特色明显,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和采取的措施各有不同。如中小学教材国家事权的特点更加鲜明,办法着重强调“统”和“细”,维护教材的严肃性和权威性,提高管理办法的可操作性。职业院校教材办法充分体现种类多、编写主体多元、实用性强、内容更新快等特点,强化全流程产教融合、校企合作。高校教材重点是要处理好规范管理和学术创新的关系,强调高校的主体责任。境外教材选用办法立足既要扩大开放、积极借鉴人类优秀文明成果,又要严格把关,坚持“按需选用、为我所用”。

记者:“四个教材管理办法”主要想解决什么问题?

教材管理办法覆盖各学段、各学科

有分析指出,今年2月和3月,柬埔寨国内疫情告急,特别是柬埔寨内阁于3月审议通过紧急状态法草案,并宣布取消4月柬埔寨新年长假日,这时期黄金进口大增;从5月开始,柬国内疫情平缓,连续多个月未出现本土社区传播病例,加上国际金价创新高,促使民众选择脱售黄金套利。

正如湖州市委书记马晓晖所言,当前的湖州,正迎来一个优势的凸显期,潜能的爆发期和发展的黄金期。

“下一步,我们将以建设全国‘万物智联强市’为牵引,依托长三角智慧城市研究院等平台,深入实施新基建、新场景、新消费、新产业四大工程,加快数字政府、数字产业、数字社会迭代升级。”马晓辉说。(完)

“凡编必审”“凡选必审”

会上,湖州还发布了《加快“万物智联”推动湖州数字经济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及《数字经济新业态发展6条扶持新政》,标志着该市正式启动建设中国首个“万物智联强市”,未来将打造成为中国一流的数字经济新城。

在思想政治(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课程教材,以及其他意识形态属性较强的教材和涉及国家主权、安全以及民族、宗教等内容的教材,实行国家统一编写、统一审核、统一使用。对教材的编写修订、审核、出版发行、选用使用、激励保障、检查监督等各个环节都作出规定。同时,明确中小学教材实行单位编写制;从政治、专业、品德等对主编和编写人员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

记者:《高等教育法》规定“高等学校根据教学需要,自主制定教学计划、选编教材、组织实施教学活动”,《普通高等学校教材管理办法》如何落实这一规定?

《普通高等学校教材管理办法》提出,把教材建设作为高校学科建设、教学质量、人才培养的重要内容,纳入“双一流”建设和考核的重要指标,纳入高校党建和思想政治工作考核评估体系。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国家规划专业核心课程教材作为参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重大人才工程的重要成果,将教材编审工作作为职务评聘、评优评先、岗位晋升的重要指标。

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职业院校教材要符合技术技能人才成长规律和学生认知特点,对接国际先进职业教育理念,专业课程教材突出理论和实践相统一,及时吸收比较成熟的新技术、新工艺、新规范等,要注重以真实生产项目、典型工作任务、案例等为载体组织教学单元。同时,注重吸收职教专家参与教材编审工作。规定教材编写团队应包含相关学科专业领域专家、教科研人员、一线教师、行业企业技术人员和能工巧匠等。规定教材审核人员和教材选用委员会成员应包括行业企业专家。

温晓君表示,因疫情带来的非接触经济、在线办公、远程医疗、宅经济等,都是今年数字经济呈现出的一些未来新机遇。从产业的数字化角度看,智能制造、先进制造、“智慧城市”建设发展等,都已从传统的1.0版本升级到2.0版本。

《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提出,将编审任务作为业绩考核、职务评聘的依据。职业教材管理办法提出,承担国家和省级规划教材编审任务,在评优评先、职称评定、职务(岗位)晋升方面予以倾斜。

如其所言,当文化之美与科技之美汇聚于南太湖,“万物智联”将为湖州映射出新一轮科技与智慧的光芒。

记者:《职业院校教材管理办法》如何体现职业教育特色?

参会人员认真拍照记录 主办方提供

记者:为什么要制定“四个教材管理办法”,而不是一个管理办法?

值得注意的是,柬埔寨黄金进出口情况与新冠肺炎疫情变化紧密相关。在此特殊的时间,部分柬埔寨民众选择持有黄金“保值”,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时势变化。

(光明日报记者 陈 鹏)

“要建设智慧的、万物互联的城市,湖州当仁不让。”吴志强说,湖州在经济、信息、大数据等方面的工作都已走到中国前列,大数据中心架构工作更是成果卓著。

《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要求编审人员所在单位应充分保证其工作时间,将编审任务纳入工作量计算。职业教材管理办法要求对承担国家和省级规划教材编审任务的人员,所在单位应充分保证其工作时间,将编审任务纳入工作量计算。高校教材管理办法要求将教材编审工作纳入所在单位工作量考核。

柬埔寨财经部数据称,今年6月至8月黄金出口激增,出口总值高达16亿美元,较今年前5个月的6亿美元大增。黄金进口情况则相反。(完)

义务教育、普通高中不得选用境外教材

而在新基建背景下,如何加快“智慧城市”建设,提升城市品位?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看来,把“智慧城市”建设和人民的宜居、宜业结合起来,是科技创新的目标。

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教材体现国家意志,目前,除中小学教材之外,其他教材尚缺乏专门管理办法,管理职责任务还不清晰,编审用标准和程序还不明确,激励保障和监督机制还不完善。比如,中小学教材管理还不够“细”,有要求但比较笼统;职业院校教材管理比较“松”,职业特色不明显;高校教材管理比较“弱”,学校主体责任尚未压实;境外教材选用管理“缺位”,管理责任和要求不明确。

记者:这是我国第一次发布大中小学教材建设规划。此次出台《规划》和“四个教材管理办法”有何考虑?

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学校选用境外教材管理办法》规定,高等学校、中等职业学校、普通高中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或项目、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批准开设的普通高中境外课程项目,境内教材确实无法满足教学需要,可选用境外教材,鼓励选用我国出版社翻译出版、影印出版的国外优秀教材。此外,义务教育学校不得选用境外教材,普通高中除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或项目、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批准开设的普通高中境外课程项目外不得选用境外教材。

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普通高等学校教材管理办法》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系统的高校教材管理办法。在确保高校教材建设的正确政治方向和价值导向基础上,分别从管理职责、教材规划、教材编写、教材审核、教材选用等方面保障高校的教材自主选编权。在教材规划中,高校教材实行国家、省、学校三级规划制度,赋予高校一定程度的规划权。高校可以根据学校人才培养目标和学科优势,制定本校教材建设规划,高校教材规划构成国家教材规划体系的重要内容,是高校自主选编教材的重要依据和具体体现。

记者第一时间对话国家教材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和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就这一事关大中小学教育教学活动的核心问题进行深入解读。

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根据新形势新要求增加了一些新举措:加强国家统筹、全过程管理、审核把关,提高教材编写门槛。

国家教材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规划》高度重视打造高素质专业化教材建设队伍,主要从能力提升、意愿增强、整体稳定三个方面着手。坚持培养和培训并举,加快打造一支立场坚定、业务精湛、结构合理、学风优良的高素质专业化教材编审队伍。支持吸引优秀人才编写教材,教材编修者所在单位要制定优秀教材编修在工作量计算、科研成果统计、职务评聘等方面的认定办法。这方面提出了一些激励机制,比如将优秀教材作为参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重大人才工程的重要成果;按国家有关规定,对为教材建设作出突出贡献的工作者进行表彰奖励等。同时,建立专家信息库,加强对教材编写人员信息研究分析,建设教材审核专家队伍,确保课程教材专业队伍长期稳定。

国家教材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规划》第一次对各学段、各学科领域教材建设做系统设计。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关于教材建设的重要论述贯穿始终,体现在教材建设的各个环节。对大中小学各学段、各学科领域教材建设进行统筹规划,实现全覆盖,注重服务国家战略需求相关领域教材建设。

作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发源地,近年来,湖州抢抓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加快推动数字技术的融合应用,加快建设数字生活先导区、数字特色产业集聚区、数字城市示范区,“智慧城市”建设成效显著。

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四个领域的教材管理既有共同点,也有不同要求。四个办法的指导思想和体例结构基本一致,重点解决各级各类教材谁来管、管什么、怎么管的问题。即明确管理职责,规定各级教育部门和学校的相应职责任务;突出政治方向和价值导向,在教材编审用各环节加强政治把关;细化标准和程序,规定“凡编必审”“凡选必审”;健全激励保障措施,明确监督检查责任和问责情形。

“相较于西方,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将是中国未来科技和产业革命的引领力量,也是新冠肺炎疫情后助推经济快速复苏,推动未来发展的新动能、新引擎。”赛迪研究院电子信息研究所所长温晓君这样说道。

“当下,数字经济日益成为浙江经济增长的主引擎,转型升级的主动能和创业创新的主阵地。”厉敏说,湖州提出建设“万物智联强市”,更是深入实施浙江数字经济一号工程的又一项新探索。

(责编:实习生(唐文清)、何淼)

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中小学、高校等三个管理办法规定,凡是承担国家统编教材、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编写修订任务,国家课程非统编教材、国家规划公共基础必修课和专业核心课教材编写修订任务,分别视同承担国家和省部级相关科研课题。

中国联通物联网公司总经理、联通物联网研究院院长陈海锋也认为,在5G技术的推动上,物联网技术正在向全面感知和精准认知的阶段做跨越,且整个物联网产业也从传统的万物互联向物网融合、人物协同的智联时代发展。

记者:优秀的教材编审队伍是保障教材质量的关键,如何鼓励更多的优秀专家参与教材建设工作?

记者:2001年出台《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暂行办法》重点对中小学教材的编写与审定环节作出规定,与它相比,《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有哪些新举措?

纳入科研课题、评优评先指标

柬埔寨并未大量生产黄金,其出口的黄金属于“再出口”。即柬埔寨从外国进口黄金,然后再出口到其他国家和地区,主要是出口到新加坡、泰国等东盟国家,以及中国香港等。财经部称,供应本地金饰市场的黄金,仅占进口量的10%,其余90%是“再出口”。

“谁编写谁负责”“谁选用谁负责”

对此,浙江省经信厅副厅长厉敏表示,迈向新时代、构筑新格局,需要新的举措。

各地专家学者参会 主办方提供

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四个教材管理办法”明确管理主体责任,坚持“谁编写谁负责”“谁选用谁负责”。分级分类确定国家、地方、学校的管理职责,处理好“统”和“分”的关系,国家层面统筹确定教材管理的原则、标准和程序,指导地方、学校、编写出版单位及专家学者积极参与、各尽其责。教材管理办法覆盖大中小学各学段,覆盖普通教育、职业教育,包括选用境外教材,覆盖规划、编、审、用、督各环节,按学段、分类别制定措施,增强了系统性和针对性,力求实现管理的科学化、精准化。

记者:如何调动优秀人才编写教材的积极性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重要问题,在管理办法中有哪些具体举措?

记者:按照《学校选用境外教材管理办法》的规定,哪些学校可以选用境外教材?